Blogger Widgets

Saturday, May 9, 2009

需要安慰的女孩

从前,有个女孩。
她在睡午觉,发着甜美的梦。
突然,很突然就被爸爸叫醒了,叫她去接电话。
啊!糟了…女孩忘了自己的任务!
上星期…女孩答应了教会的其中一位姐妹…
今天会和另一位老师在教会轮班作司琴…
因为有不知什么妇女会的聚会…
但她竟忘了,没和老师商量!
电话上的另另一个老师急着说”现在她们没有司琴!你可以现在就出来吗?”
于是,女孩立即赶到教堂。
她父亲对她说,他要去马六甲,叫她自己找任何个安娣,载她回家。
踏入教堂,只见到处都是不同堂会的妇女…
至少有五、六间!
女孩坐在教堂的角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又没唱诗,根本不需要她。
本堂的师母在大概十分钟后,发现了她的存在。
于是叫她到前面第一排坐,当主席要上台时,就问她要唱什么歌。
问谁是主席?师母说,不知道噢。
女孩到前面坐着,听牧师讲道。
但没心听,不停发梦。
等下该坐谁的车回?
这里陌生人多过认识的人好几倍…认识的人寥寥无几。
而且住在她家附近的根本就没人。
牧师讲了很久后,终于讲完了。
女孩左看右看,不知道谁是主席。
啊!
有个女人上台了,不可能就叫那女孩直接跑上台问她有唱什么歌的啊!
最后没有唱歌,还好女孩没做衰自己。
什么颁奖仪式,花了好久的时间。
女孩快哭了,泪水已在眼眶中,只差没掉出来而已。
难道今天来到这里是白费的吗?
女孩觉得好透明,好透明。
原来是真的,原来她根本都不需要来的。
最后仪式,有位妇女上台致谢,一一列出那些有贡献的人。
啊,突然听见那原本和她轮班的老师的名字,感谢她作了她们的司琴!
她还以为她没来到,害她们一整天没司琴。
念到她名字时,台上那位妇女就望着女孩。
女孩也不知道她望什么,她都不认识她。
牧师祝福后,散会了。
女孩已作了个决定。
她心中的是不服,因为浪费了她时间,最后什么也没做到(虽然这是她自己的错)…
也是生气(没原因)…
也是非常想哭。
散会后,女孩勉强地回复了几个妇女的笑容,就开始走路回家了。
她要把心中的一切,用走路来带走,
头上的烈日高照,但女孩不热。
只不过会流汗。
走着,走着。
啊,是时候过马路了。
有个罗里看见女孩,就响了车笛。
女孩明明就是离罗里的距离很远,被撞的危险性一点都没有。
但是,算了。
不知不觉…
这地方好熟悉噢。
原来女孩到家了。
望望表上的时间,才过了二十分钟而已。
难怪脚一点也不酸,身体一点也不累。
难怪心情还没时间变好。
望望镜子…好久都没见到自己的脸这么有血色了。
好像化了装…但眼睛怎么这么小。
眼睛怎么有点红。
怎么还是那么想哭。
怎么手机一封信息也没有。
今天的她……
到底怎么了……

No comments: